远光

古风短篇 /绝代风华

古风AU 时代架空
@大昀的张弃疗 的点梗
主香芋 副K莫
还有一点点,就一点点倾城 林厉 荞麦🙈
第一次写古风的 写的不好请见谅
设定:
肖奈为皇帝
贝微微为大臣之女,后为肖奈的妻子,与肖奈有两个儿子,即原著中肖明琮,肖明月
甄少祥 郝眉为当时两位富商之子
于半珊为大将军之子 丘永侯为于半珊表弟
KO为侠客 真名孔星云

搞事汇总戳
http://0420l0520.lofter.com/post/1e9bdf63_dc52f36

***正文***

直到郝眉挽着孔星云的手,面带笑容落落大方的看着人群时,甄少祥还是无法相信,与自己身份平等的郝家公子就这样跟了那个游荡四方的侠客。
曾经的一幕幕仿佛还在眼前。

他记得当自己听闻郝眉喜欢上一个行踪不定的男侠客的时候,他是嘲讽着郝眉的。
“喂,我说郝家的大公子,你迎娶哪位千金不好啊,非要跟一个行走江湖的侠客,他还是位公子!”
他记得消息传到郝家那位精明的商人与他的夫人那里时,郝眉跪了很久很久,那个漂泊不定的侠客竟也陪着他,一起跪在那里。
他记得二十岁坐上皇位,年轻有为的新皇肖奈,也是郝眉的一群朋友之一,问郝眉,你这是为何呢,郝眉回头看看那侠客,骄傲的仰头,“星云他多厉害,绝代风华。”
他记得他不理解郝眉的做法,绝代风华又怎样,做兄弟不行吗?
他记得他还特意被父亲教训,“少祥,你可别像郝家公子那样。”
他终于是回过神来,人群散去,他走到郝眉和孔星云面前,轻轻点头。

郝眉报以一个微笑,在郝眉的认识里,这是骄纵的甄大公子能给出的最美好的祝福。
是的,甄少祥对于郝眉和他的朋友们,甚至于皇帝肖奈,似乎都是天生相克的,在肖奈面前稍微收敛,但也绝不会有什么奉承的态度。能跟甄少祥说上最多话的,还要数将军府那位从小就牙尖嘴利的少将军于半珊。
作为曾经驰骋战场,奋勇杀敌的于大将军之子,于半珊却并没有继承父亲那一身武功,对兵器也没多大的兴趣,只是会一点剑术。他倒是更多的继承了母亲,思维敏捷,总能敏锐的挑出对方话中的纰漏之处,反驳到对方无话可说;可那总是到各个府上拜访,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又的确像是他的父亲。

于半珊就像浑身长满了倒刺的玫瑰,处理的技术不够熟练,就会满身伤痕,但一旦摘下,便是无尽的芳香与美丽。正因如此,他才会是几个朋友中唯一能和甄少祥说上不少话的人——这说话的方式,也就是挑衅,争执,搏斗。
甄大公子无法无天的日子通常终结在于少将军身上。他们相处的时间几乎是仅次于甄少祥陪伴父母的时间。他们互相为了一点王府里的小事争执,为了地上看到的银子归谁而打闹,而于半珊会的那一点点武功就足以让甄少祥落花流水的逃跑。

第一次的见面是在于半珊七岁的那个夏天。甄少祥还记得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碰到了正在店铺旁拿着银子纠结该买哪个小糖人的八岁的他。
那是甄少祥第一次出门没带够钱,只够买一个,卖糖人的爷爷笑着告诉他鼠形的更漂亮,他却看中了那只狐狸。
七岁的于半珊走过来,要了一只狐狸形状的,然后看了看他,“你怎么不买啊?”
甄少祥亮出手里的银子,“只够买一只,不知道买哪个好。”
于半珊扬扬手中的小狐狸,“买这个吧,我喜欢狐狸,我爸爸说我就像小狐狸。对了,我是于鹏伟将军的儿子,我叫于半珊。”
甄少祥最后买下了一只狐狸形状的糖人。
于半珊三两下把糖人吃完,两个孩子并排走着,甄少祥一直拿着那只狐狸没吃。
于半珊一直盯着他,他感觉不太对劲,突然想起自己还没自我介绍,刚要说话,于半珊就先开口了。
“啊,我认得你,你就是甄国成的那个儿子,甄少祥吧。”
甄少祥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直呼自己和父亲的大名。他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对面的人就笑了起来,“甄小公子竟然没带够钱!哈哈哈,我要告诉郝眉去!”
少年说完就跑远了,留下甄少祥自己在原地,眼前还留着少年清秀的模样,少年的确有着狐狸般的一双眼。他那天竟然把那个糖人留到了最后,直到快要化掉,他才吃掉。

冤家路窄,这话一点没错。之后的甄少祥和于半珊总是相遇。于半珊不愧是牙尖嘴利,每次遇见都要嘲讽甄少祥一番,而甄少祥也一点点学会了于半珊的谈吐方式。
两人互相的嘲讽多了,难免抑制不住少年的脾气。
一次他们在一家卖瓷器的店里相遇。甄少祥是随便逛逛,于半珊是替父亲选藏品。
于半珊半开玩笑的说甄少祥的父亲是奸商,赚了那么多钱,甄少祥没忍住,就推了于半珊一下。两个小霸王气头一上来,差点就打起来,碰掉了一个花瓶,碎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两人才停下来。
甄少祥慌慌张张的掏出钱赔给了开店的人,再三道歉,于半珊只是在一旁低着头。然后他突然拽着甄少祥出了店,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银子放在甄少祥手里,“对不起。”
然后于半珊又跑走了。飞扬的衣角正如少年飞扬的心绪,久久不能平息。
第二天,郝眉就跑到他家来,说于半珊因为他被父亲打了,说于半珊因为把大把的银子给他赔偿用、没买瓷器 被父亲责怪了,说于半珊骗父亲是买了小玩意分给孩子们了,说于半珊只告诉了他 还让他别说出去。
甄少祥想解释,动了动嘴唇,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
他们就在这一次次的争执,嘲讽,打斗中,磕磕绊绊的成长,磨掉了飞扬跋扈的心性,只剩下恶言恶语间藏不住的关切与真心。

在郝眉与孔星云之事公布于众之前,甄少祥一直觉得他和于半珊属于那种他所拥有的唯一的兄弟情。但看到郝公子认真的牵着一个男人的手,眉眼间满满的幸福时,甄少祥突然就动摇了。
绝代风华。
这是郝眉给出的理由。

甄少祥的情感毕竟也不是很细腻。郝眉跟着孔星云游荡四方,他也忘了这回事。再记起来,是一年之后,于半珊要出征了。
曾经的于鹏伟将军已经五十有余。边境有敌入侵,肖奈特意指派了于半珊带队。
临行之日,甄少祥在郝眉,丘永侯几人面前毫不留情的嘲笑于半珊,“就于将军这些武功,也能上战场?”换来了几人的白眼。只有于半珊能听出来,甄少祥这是关心他的能力是否足够。

最终,于半珊带领的军队凯旋归来。于半珊凭着那点天分和骨子里勇敢的劲儿,延续了父亲的辉煌。
甄少祥在看到于半珊拿着兵器,穿着盔甲,骑马领队归来时,终于明白了郝眉口中的那句绝代风华。

-------------

肖奈四十二岁退位,国泰民安,传皇位与其长子,十七岁的肖明琮。
新皇登基三个月后的一天,肖明琮飞奔到太后贝微微的住所,一点没有了皇帝的架势。
“母后,为何富人家都请我赐婚于两位公子?”肖明琮想到之前凶神恶煞的带着厉逍找上他的林一木和轻描淡写说和高迈成了恋人的竹马乔燃,就差跪在贝微微面前了,“母后,我是否应同意这类婚事?”
贝微微笑着拉住肖明琮的手,“应下便是了,你父皇也曾有过这样的困难。”
肖明琮皱皱眉头,想到了父辈的富商甄少祥和郝眉,分别选择了将军和侠客共度余生。
“我知道了,谢谢母后。”他仿佛豁然开朗。

-------------
(我怎么可能会有正经的结尾)

尽管肖明琮最后应下了两门婚事,但他仍心有疑虑。最后,肖明琮选择了实行货币改革。他想,也许是钱币有问题,太多的钱币让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都改变了想法,喜欢上了同性别的人。
可是,你们要知道,真的不是我有歧视,你看,他们也很幸福。——来自货币改革后被林厉&荞麦&香芋&K莫 一眼看穿,合伙质疑,差点就被迫倒台的委屈的肖明琮。

****END****

写的真的不好望见谅啊
点梗的我都在认真写
🙈🙈🙈就酱吧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