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光

【獒龙】外祖父悖论23(诗与远方专场)

远顾让我找回了看BG的热血啊🌚🌚🌚👏🏻👏🏻👏🏻

百鬼十方:

亲爱的们,你们是不是很脐带今天的诗与远方cp?(顾惜朝太太亲手题的cp名)
你们难道就没有感觉又被我暗戳戳地喂了个邪教吗?还是一个跨越次元属性的邪教……
纠结,我手下远远的cp都出俩了,咋都是邪教呢(心疼地抱住自己)
本章一定得记得 @顾惜朝


  


  


二十三、诗与远方


林高远被马龙拽到了宿舍中间最大的那个挂衣间里。


说是挂衣间,其实称为休息室可能更恰当,里面不仅有长条沙发还有电视机,虽然那个电视机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年没有更新换代过的老旧品牌了,但是队员们没事还是喜欢调戏一下它,放着自家手机不用偷摸着跑过来用它追球赛直播。


说起来这其中还有一个小彩蛋,不妨一讲。


这个传统是由尚坤给重新带起来的,有段时间他起早贪黑废寝忘食,同屋的程靖淇有一回睡觉之前喝多了水半夜起床要上厕所,出门看见挂衣间那儿亮着荧荧白光,吓了一跳以为有鬼,从厕所拎了个拖把棍准备去驱邪,结果过去一看,原来是尚坤那丫开着静音追世界杯。


按程靖淇后来的说法,“我一开始其实没看清楚到底是谁,光看见一口大白牙呲在那,亮着恐怖的白光,后来一听那句‘程靖淇你……你干……干啥’,我才确认是尚坤”。


再后来所有人都知道了,甭管封训不封训,挂衣间那儿是绝对不断电的。于是一到什么欧洲杯联盟杯英超意甲世界杯,就总有一帮人定好闹钟,半夜出动,还按岗换位。那段时间,夜半的挂衣间经常出现以下类型对话↓


“科哥,皇马打尤文打完没……”压低声音。


“没,伤停补时呢。”同样压低声音。


“那下场是曼联对拜仁不?”


“不是,你让让地方,自己去看排班表,下场是我巴萨和热刺!”


“马竞是啥时候?”


“妈的那场五点多的你tm现在过来干吗?回去睡觉去!”


扯远了。


让我们再看回马龙和林高远这儿。


林高远看着马龙那不常见的严肃表情,心里也有点发怵,只好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眼巴巴地看着马龙:“龙哥,你想说点啥?”


“其实……也……”马龙坐在林高远对面,话到临口却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无奈地摇摇头,“没什么大事,就是跟你嘱咐两句,注意安全。你反正也都二十多了,总不会被骗吧?那姑娘是不是跟你知根知底的?”


其实马龙也是临时起意提这么一嘴,毕竟林高远比他小挺多,而且从进一队以后都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让他给教到现在的,他拿林高远当弟弟看,弟弟好不容易有了中意的女孩子他当然不会拦着,但是该嘱咐还是得嘱咐。


谁知道林高远一呆,露出了一个挺羞涩的笑容,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她好像还不知道我是林高远。”


马龙:“……”


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认得两个弟弟都智硬,怎么搞?


“那你就注意别吓着人家了。”马龙无奈地说。


“好嘞!”林高远一口答应。不过马上,他就跟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问马龙:“龙哥,你跟可哥……”


结果林高远的话还没说完,马龙就神经紧张地“嗯?”了一声:“我跟继科儿怎么了?我们俩什么都没吧。”


……龙哥我是想问你跟可哥从我那借去的搓澡巾啥时候能还我。林高远目瞪狗呆。


龙哥这个欲盖弥彰的样子,好像很可疑啊……


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激了,马龙掩饰地一笑:“不好意思,刚刚大昕跟我聊了半天乱七八糟的,我这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没什么事,你忙你的去吧。”


不行,越看越可疑。


身为一只獒龙圈沉浮多年的粉头,林高远这双眼睛哪怕瞎得跟许昕有的一拼那也能看出点哆来咪发梭拉西来了。


画重点,许昕。


要不要去找昕哥摸点热乎乎的糖明天告诉朝朝?林高远摸着下巴,默默地考虑着这个计划的可行性。


……


北京在没有雾霾的时候,天空还是挺漂亮的。


就在这样一个没有雾霾的晴天,林高远穿了件自己自认为最帅的李宁高定,混在T2航站楼国内出站口的茫茫人海当中,举了个牌子,上书三个大字——顾惜朝。


其实他昨天晚上做牌子的时候还有点犹豫,担心自己举个字牌会不会显得太low,后来一想,low就low吧,iPad就那么大个屏幕,在一群人里多不起眼啊,还是字牌好,简明扼要就仨字,一看就知道他要接谁。


眼看着时间慢慢逼近,林高远也不由得有点小紧张起来。


等会儿见面第一句说啥?要握手不?那伸左手伸右手?


终于,出站口迎来了一批人潮。


林高远于是马上忘了自己隐隐觉得举字牌很low的担忧,使劲地晃着自己手上那硕大的牌子,远远看去只见“顾惜朝”三个黑体加粗的大字迎风飘扬,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人群当中,一个拉着行李箱的姑娘远远看见那三个大字之后,嘴角狠狠一抽。


她突然后悔让“林更新”这货来接机了。


于是从林高远的角度,就看见一个戴着遮阳帽和墨镜的姑娘慢吞吞地拉着行李箱朝自己走过来,他迅速地给这个姑娘打了分,嗯,戴着墨镜看不清脸,但是看鼻子和嘴应该长得不错,身材高挑匀称,穿得T恤和短裤,看起来很清爽。


然后那姑娘走到了他面前,摘下墨镜一抬头……


跟见鬼了一样,转身往回走,还在念叨:“我在做梦,我tm一定是在做梦……”


林高远:“???”


正当他准备追上去的时候,那姑娘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猛地转身冲回到林高远面前,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


林高远:“……?”


地上手掐了一把林高远的脸。


“嘶……!!!”疼得倒抽气。


“疼吗?”


林高远揉着脸龇牙咧嘴:“疼!”


那姑娘震惊脸:“我不是在做梦!?”


得。林高远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抓过她的手腕子:“先别管做不做梦,我们俩能先出去吗?”


“哦……”红着脸乖乖被拽出了航站楼。


这大概是顾惜朝人生当中最幻灭的一天。


本来以为自己只是很正常地去北京跟同好獒龙的圈内基友面个基,结果见了面被告知基友其实是自家胖球圈里的小男神,这就好比你点外卖的时候只点了一杯可乐,结果人家送了个黑椒牛柳豪华套餐过来。


彩票中奖都不足以……啊不是,足以了,这仿佛就是彩票中奖时的心情啊!


“我还是有点没法想象。”


顾惜朝搅着自己面前的冰淇淋,挺不好意思地说:“是真没想到你是林高远。”


林高远握了握自己兜里的耳钉盒子,笑着接话说:“我也没想到啊!”


顾惜朝一愣:“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你长得这么像我未来的媳妇儿啊!”


顾惜朝脸爆红,下意识就想下脚去踩林高远的脚,但是抬到一半又有点下不了脚,于是讪讪地收回来,低着头嘟哝:“你tm就不能不撩我!”


“啊?你不愿意啊?”林高远佯装失望,“我就撩你一个你还不让撩,那我以后就没人撩啦!”


顾惜朝咬咬牙,还是一脚踩了过去。


“嗷!”


一声惨叫。


……


看顾惜朝低着头光吃冰淇淋不说话,林高远想了想,还是直接把那个耳钉盒拿了出来,推到她面前:“看看喜欢不,见面礼。”


“这么客气?……嗯?”顾惜朝看见那盒子愣了愣。


林高远笑着补充:“放心,不是戒指,打开看看。”


顾惜朝点点头,打开一看,顿时领会了耳钉的意思,笑着看林高远:“框圈啊?”


“嗯,我琢磨着女孩子戴藏獒和龙好像不太合适,就用了框圈。”林高远解释道。


“谢谢。”顾惜朝笑着合上盒子,“我也给你带了东西,等会给你看。”说完她正准备乐滋滋地继续吃冰淇淋,拿勺子的手却突然僵住了。


“怎么了?”


“我……我突然想起来件事。”顾惜朝抖着声音说,“你是林高远,那岂不是獒龙真的就……!”


“嘘!”林高远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獒龙怎么样不方便透露,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隔壁昕博家是实锤。”


顾惜朝:“!!!!!!”


林高远看着顾惜朝深吸一口气,然后飞快地掏出手机给人发短信,忍不住问了一句:“给谁发呢?”


顾惜朝头也不抬:“隔壁圈一基友。”


林高远:“谁???”


顾惜朝:“就是上回我跟你说老让粉丝叫她小哥哥的那个。”


林高远:“哦……诶等等,你别告诉别人呀,我准备让你保密呢!”


“放心。”顾惜朝发完短信放下手机,抬头笑着说,“就只告诉她我挖到了一颗昕博大糖,吊着她,她这人,一见糖就加更,最高纪录一天七更,我这是帮她粉丝谋福利呢。”


“那就好那就好……怎么样,等会想不想去我们住的地方看看?”


“诶?你们宿舍不能随便进的吧?”


“可以就在一楼大厅看一下,没事。”


……


林高远也不知道事情会这么巧。


他刚带着顾惜朝走进天坛公寓他们那栋的大厅,准备让顾惜朝坐着等一会儿自己上楼拿个东西的时候,有人坐电梯下来了。


是马龙。


顾惜朝顿时俩眼睛就直了,扯了扯林高远问:“我能去要个签名不?”


“不怕我吃醋?”


“一边儿去!”


正在他们俩拉拉扯扯的时候,马龙看见了林高远,于是走过去打了个招呼:“高远,这是你朋友?”


林高远其实特别想说女朋友,但是看了看顾惜朝眼睛里的戏谑,还是改了口:“嗯,我朋友,顾惜朝。”不过马上就能变成女朋友了,他在心里补充。


“你好。”马龙笑着点点头。


顾惜朝一只手死命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才冷静下来,尽量有礼貌地说:“你好,我特别喜欢你打球,能给我签个名吗?”


林高远无奈地笑笑,就在马龙给顾惜朝签名的时候,他看见电梯那儿又下来一个人。


张继科。


对,没错,就是这么巧。


林高远赶紧给顾惜朝使眼色,谁知道顾惜朝看见了他的眼色却没看懂,还转了个身疑惑地看着他。


结果,马龙签完名准备走人的时候,被顾惜朝横过来的行李箱绊了个踉跄,眼看就要往地上扑。


电光火石之间,马龙被正好走到他们旁边的张继科给伸手接住了。


两个人抱成一团。


顾惜朝和林高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


『……我是不是做错了啥?』顾惜朝用眼神问。


『不!』林高远果断用眼神回答,『你干得漂亮!』

占tag求文呀

有没有像覆水可收或者词不达意 那样的完结的连载呀🤗

尽量炸的像蟒搂肩膀一样自然吧🌚

壳和崽!像不像🌚
本来昨天在Appstore准备下一个限免的游戏玩玩,无意中发现两个人物🙈
(今天赛场的崽儿还是一如既往的萌啊)

看大家乐衷于开假车…
我也随手来一发……

一声师父,一生师父。
感慨。

难得纱窗亮——《花烛事》长评

先表白@扶苏 太太,花烛事简直是我看过最欲罢不能的一篇虐文,昨天半夜忍不住n刷,又一次哭出来,看见太太收到两篇长评,忍不住也写一下,抒发一点不成熟的见解啦。


--------------

说花烛事是一篇虐文,可它也拥有着完美的结局;
说结局两人没有在一起,可他们也都解开了心结。

花烛事中,
难得纱窗亮,终得纱窗亮。


文里的许昕,理性,规规矩矩,也现实。在青春年少的日子里做着应该做的事情,追一个女孩子。也许那个女孩在他心中的地位还不够,甚至还没有他眼中的兄弟方博地位高,可是她甘愿付出,甘愿陪伴。
姚彦愿意为了许昕放弃职业,离开乒乓球台,循规蹈矩如许昕,姚彦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绝不忍心离开她。日子长久下来,结婚是必然的事情。

许昕跟着姚彦一起生活的很好,他自然也就会忽略方博,自然也就不会为了一个同性别的兄弟想太多。在他的眼里,男人就该找个女人,规规矩矩生活。所以张继科和马龙在一起时,他才会疑惑这两人是不是分不清爱情与兄弟情;所以,他才会错过方博。

他因为有了女朋友,于是把自己潜意识里对方博的好,全都当成了对一个好兄弟的好。把方博的别扭和逃避,全都当成了他不知何处来的脾气。他忽略了最显而易见的可能性,忽略了太多细节,以至于终于想明白,却为时已晚。


文里的方博,聪明,却胆怯,逃避,但他长情。他明白他对许昕是什么意思,并且再清楚不过。他明白许昕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可悲情就在于,许昕一开始,走的方向就跟他不一样。当许昕对他的那么多好,终于足以让方博鼓起勇气说出口时,对方在感情上,却也有了另一条明确,而又正确的路。

这打退了本就胆怯懦弱,害怕失去的方博的一切期许。他聪明,他发现自己是一厢情愿,就想立刻剪断这份不该有的感情。可他的聪明,也就止步于此。他不知道这感情的种子,早已埋于深处,生根发芽。

他没办法。换谁都没办法。谁也不可能对着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大喊我喜欢你,不可能用这用那威胁来逼着那个人喜欢自己,要是真的那么做了,那也就不能算喜欢了。所以方博一味地逃避,想用躲,让自己释怀。


解铃还需系铃人。
张继科,马龙,邱贻可,陈玘,甚至刘国梁,姚彦,方博妈妈,等等这些人,多多少少,都起了些推波助澜的作用。
但最后真正解开方博心结的人,还是许昕。

对于许昕,突然之间知道自己曾经和兄弟互相喜欢的事实,他很难接受,却措手不及,来不及推掉。
但对于方博,这可能是再好不过的。
至少方博知道了,许昕也喜欢过自己,就在许昕自己都不清楚的时候。
那就够了。

一个青春的纠结,一整夜的辗转反侧,难得纱窗亮,终于因一席话,重现光明,终得纱窗亮。


别的文里,总是两个人在一起,结局才圆满。可花烛事里,两个人都放下了,释怀了,就是再好不过的结局了吧。

求推荐经典昕博文啊~

求推文啦啦啦~~~经典一点的有没有🙈最近文荒…
看过的就比较喜欢森林,花烛事,外祖母悖论,还有未完结的大长篇球下之臣🤓